新闻是有分量的

青少年近视“顽疾”究竟怎么治?

2019-08-19 20:47栏目:健康

视力不良检出率攀升,八部门开“良方”防控——

青少年近视“顽疾”究竟怎么治?

“才上三年级,孩子配的眼镜已经快500度了,再这样下去,真是不堪设想。”新学期伊始,浙江杭州某小学三年级学生小朵的爸爸带孩子到医院配完眼镜后,对记者说。

开学这几天,各地很多医院的眼科挤满了像小朵一样前来配镜、检查视力的小患者。在南京医科大学附属眼科医院,该院门诊部主任蔡江怀介绍:暑期每天的门诊量都在1000号左右,最多的时候比平时多出一倍,其中学生就占了四成。“很多小孩还在上幼儿园,首诊的时候,视力就已经非常差了。”

根据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我国四年级、八年级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分别为36.5%、65.3%。而由五分11选5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国民视觉健康报告》白皮书显示,我国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患病率都超过了70%,而且还在逐年增加。

青少年的视力问题,不仅会给他们的学习和生活带来不便,还会影响他们对世界的认知。《国民视觉健康报告》白皮书估算,2012年,各类视力缺陷导致的社会经济成本约6800多亿元。如果近视人口持续增加,在航空航天、精密制造、军事等领域,符合视力要求的劳动力会面临巨大缺口,将直接威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安全。

青少年的视力问题,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导致青少年近视深层次原因何在

江苏省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医师刘虎介绍,近视的发生发展过程中,除了遗传因素以外,更重要的是环境因素。对青少年来说,过度用眼、长时间近距离工作、一些电子产品的使用在近视的发生发展中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而据蔡江怀观察,很多孩子在候诊期间依然是手机不离手。无处不在的电子产品,是孩子们近视的帮凶之一。还有不少学生是在每天排得满满的辅导班间隙,抽空赶过来的。蔡江怀介绍:“整个假期里面,这些来就诊的孩子几乎没有不报班的,有的甚至从早到晚都要上。”学习时间太长,玩耍时间太少,也是近视高发的主要原因。

对此,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近视眼重点实验室原主任、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终身教授褚仁远表示赞同,他认为,学生的学业负担繁重,再加上电子产品的不断普及,使得孩子用眼负荷逐年加大。

湖北省武汉市从教育部学生近视防控“试验区”到现在的“示范区”,在政府主导下,融合公卫、临床、教育与卫生等多学科专家,组建了专家委员会,通过大量的流行病学调研,已对导致学生近视的主要危险因素、干预措施及效果评价等课题进行研究。

湖北省学生视力健康管理技术指导中心主任、武汉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制(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杨莉华告诉记者,他们的研究显示,导致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影响因素复杂。

从面上看,家长望子成龙、培优早教,学生课内外学业负担重;学生分数压力大、“电子视频”使用过早、时间过长,导致的累计近距离用眼时间长,运动尤其是户外活动不足。从生理层面看,目前儿童青少年近视多为轴性近视,主要原因是在孩子眼屈光发育期(12岁前),近距离高强度用眼、户外阳光运动少,加之亚洲人体质与肌能弱、眼生理功能不够强,抵御近视的能力基础不够好,眼屈光发育过快、眼轴过度增长而产生近视。从深层次看,社会环境“重治轻防”,公共服务不足;教育评价体系“重学分”,对孩子体质健康重视不够;各部门未形成合力,近视防治工作重点投入在“治”而非“防”;家长认知缺乏、观念陈旧,寄希望于“一方一器”能“治好”近视。

除此之外,武汉市视力健康管理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同济医科大学原副校长、中华医学会医学教育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文历阳认为,儿童青少年缺乏系统的健康行为习惯教育、不注意科学用眼,近视的危害没有引起社会的足够关注,尚未形成社会参与视力健康管理的体制机制等也是导致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影响因素。

在消除或减少引发近视因素上形成合力

我国青少年视力健康一直牵动着习近平总书记的心。此前,习近平已就相关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近日,在看到有关报刊刊载的《中国学生近视高发亟待干预》一文后,习近平又作出重要指示指出,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这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必须高度重视,不能任其发展。